跟谁学连续九季度盈利性增长, 陈向东拒绝“蒙眼狂奔”

原标题:跟谁学连续九季度盈利性增长, 陈向东拒绝“蒙眼狂奔” 来源:天方燕谈李燕

近日,跟谁学(NYSE:GSX)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根据报告,截至6月30日,跟谁学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学员需求强劲,二季度收入同比大增367%,达16.5亿元;正价课付费人次数同比大增332%,达156.7万。与此同时,跟谁学的净利润也同比大增133%,达7271万元。

跟谁学是目前唯一连续9季度实现盈利的在线教育企业,也是在线直播大班课领域唯一盈利企业。跟谁学的盈利在一众在线教育公司中显得有些另类。

自去年暑期开始,在线教育行业竞争加剧,头部企业纷纷加大投放力度,今年疫情以来,竞争更陷入白热化,以亏损换规模,以亏损换增长成为业内常见的“操作方式”。

网易有道在其2020年Q2(2020年4月1日至6月30日)财报中披露,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4.27亿元。网易有道表示,净利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营销费用的高增长。9月2日,网易有道又对外披露信息称,公司显著增加了其销售及营销投入,以抓住夏季契机,该投入可能会增大本季度的净亏损。2017年、2018年、2019年网易有道净亏损规模分别为1.64亿、2.19亿、6亿。

新东方在线在其2020财年(2019年6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年报中披露,2020财年,新东方在线年内亏损7.58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额为6410.9万元,同比扩大1082.7%。对于亏损原因,新东方在线指出,主要源于在扩张K12业务的过程中,销售及营销开支、研发开支和总营收成本上升。

学而思网校的财务状况未被好未来单列,但好未来CFO罗戎表示,由于竞争激烈,学而思网校需要在技术、辅导老师、市场营销三方面加大投资,这会对好未来二季度(2020年6月1日至8月31日)的表现造成压力。

8月31日,在线教育独角兽企业猿辅导、作业帮同一天对外披露了暑期数据,但只提及了用户规模和收入规模,未提及运营效率及盈利情况。由于猿辅导、作业帮的市场广告投放风格激进,业内普遍认为,两家的财务亏损数额不会是小数。

烧钱扩张是否能给在线教育企业烧出一个好的未来?互联网历史上不乏“烧钱大战”。从网约车烧钱大战,外卖烧钱大战,再到共享单车烧钱大战,融资-扩张-再融资模式一度成为流行。烧钱大战的企业中,既有坚持九年后终于获得盈利的美团,也有深陷亏损黑洞、违规挪用用户上亿元押金的OFO的前车之鉴。

互联网观察人士表示,居间撮合交易的平台型企业往往可以通过烧钱扩大B端或C端的用户规模, B、C任意一端用户规模的扩大,都能极大的提升运营效率、改善用户体验,并对另一端带来正向反馈、最终极大提升两端用户粘性和成交,培养用户习惯,形成壁垒。但烧钱扩张打法在本质上属于B2C的线教育行业是否同样适用,仍留待时间检验。

陈向东在跟谁学2020年Q2表示,尽管今年受疫情影响是学生家长们更进一步认识并认可在线教育的有效性、高效性和方便性的一年,更是在线教育公司决定行业格局、市场地位的一年。但面对巨大的市场机遇,跟谁学的目标仍然是全年盈利,始终坚持基于ROI进行投放获客的策略。

陈向东认为,互联网教育公司如果小规模不盈利,大规模盈利会非常艰难。“在线教育的链条很长,所以要专注于本质,专注于服务质量,专注于运营效率。我们相信仅仅靠做大收入和规模而成功的教育公司是非常非常少的。但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很多家公司都在谈招生人数,谈现金收入,却没有谈及与之匹配的成本和费用。有投资人预计,比较激进地做大招生人数和做大现金收入的公司,2020年的财务亏损或高达70亿人民币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陈向东在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的创业初期,曾有过一段不关注盈利、只关注规模的时期,公司一度陷入危险边缘,但陈向东后来果断选择停止盲目烧钱扩张、关注盈利状况、去跑通“单位经济模型”,最终完成了向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战略转型,并以盈利之姿于2019年在美国成功上市。陈向东此后在反思时,曾把转型抉择前的关键时刻称之为公司发展的“至暗时刻”。

陈向东在业绩说明会中表示,跟谁学的核心战略是聚焦在线直播大班课和盈利性增长,将会持续在组织能力和高ROI获客上下功夫。他坚持认为,时间会是好公司最好的朋友。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vr2011.org/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