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有望倾斜商用车 燃料电池汽车会走先“商”后“乘”路径

原标题:补贴有望倾斜商用车 燃料电池汽车会走先“商”后“乘”路径 来源:新京报

在乘用车无法打开局面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商用车领域却迎来了一扇窗,除了技术原因之外,还与商用车和乘用车本身的属性有关。

燃料电池商业化渐行渐近,商用车有望成为市场突破口。

日前,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一级巡视员宋秋玲在公开场合表示,燃料电池车辆的补贴政策将迎来调整。在新的示范政策中,将重点推动燃料电池汽车在中重型商用车领域的产业化应用,并向重型货车倾斜。

事实上,从国内行业的发展来看,氢燃料电池商用车的商业化发展速度快于乘用车。上汽大通、宇通客车中通客车比亚迪福田汽车等,都有布局氢燃料电池领域。此前,丰田更是在华牵手五家企业组建燃料电池公司,将以商用车为突破口。

业内普遍观点认为,商用车或成为氢燃料电池市场的重要突破口。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商用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钟渭平称,“氢燃料电池作为新型新能源模型,需要有应用场景,商用车的应用场景最符合氢燃料电池未来的发展思路。”

燃料电池汽车补贴新政呼之欲出

宋秋玲巡视员的说法,再次激起业界对燃料电池补贴新政的期待。

财政部对燃料电池汽车的补贴新政已酝酿一年有余,业内翘首以待。去年财政部在回复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的提案时提到,燃料电池汽车补贴应按照既定政策退出,不过考虑到燃料电池汽车成本大、产业基础薄弱的实际情况,在多次政策调整中均保持补贴力度不变。目前在普遍要求取消地方购置补贴的情况下,允许地方继续对氢燃料电池汽车予以补贴。

今年4月,财政部发布的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中,将当前对燃料电池汽车的购置补贴调整为选择有基础、有积极性、有特色的城市或区域,重点围绕关键零部件的技术攻关和产业化应用开展示范,中央财政将采取“以奖代罚”方式对示范城市给予奖励。不过,关于燃料电池在示范城市推广的具体文件目前还未出台。

虽然宋秋玲巡视员并未透露燃料电池汽车补贴新政的具体措施和发布时间,但指出了财政部补贴的思路。宋秋玲表示,未来燃料电池汽车补贴政策的重点支持方向有三方面,一是关键核心技术突破,二是城市群开展示范应用,三是重点推动燃料电池汽车在中重型商用车领域的产业化应用,并向重型货车倾斜。

从当前透露的燃料电池补贴方向可以发现,新政将弱化对行政区域的限制。业内认为,这主要与燃料电池汽车的成本有关。宋秋玲也表示,“示范城市群要找准和依托应用场景,不断降低燃料电池汽车购置及运营的成本,探索有效的商业运营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补贴新政方向可能侧重于在商用车领域推广燃料电池的发展。在钟渭平看来,除了商用车的应用场景符合氢燃料电池的发展思路之外,商用车特别是中重卡车在应用环节多是高行驶里程,应用氢燃料电池能够降低商用车在行驶过程中造成的燃油排放污染。他分析称,“其实在整个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商用车始终是新能源化步伐的先驱者。”

燃料电池或在商用车领域最先破局

从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轨迹来看,日韩相对较早,主要以乘用车为主,如丰田汽车于2008年开始研发燃料电池,现代汽车在2013年推出了第一款燃料电池乘用车,这也是全球首款实现量产的燃料电池汽车。与日韩的路径不同,我国燃料电池产业以商用车为主,乘用车为辅。

从当前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运营的车辆来看,普遍是商用车,集中在公共交通、物流车等领域,在特定的场景、特定的区域更容易形成示范区。公共交通、物流车等商用车通常有固定的行驶路线,方便加氢站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业内普遍认为,由于我国燃料电池还处于起步阶段,燃料电池商用车的技术要求较乘用车低,更容易研发并实现量产。同济大学燃料电池汽车技术研究所所长章桐教授表示,“从技术角度来说,商用车的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在整个燃料电池产业链技术还不太成熟的时候,更容易在商用车上实现应用。此外,从整体示范运营来看,商用车领域国家的管控力度会更直接。”

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燃料电池汽车的产销分别为2833辆和2737辆,同比增长都接近80%。不过, 与2100万辆产销规模的乘用车市场对比来看,燃料电池汽车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从车型来看,2019年以前的氢燃料电池车型主要以中轻型客车、公交车和中轻型物流车为主。

在乘用车无法打开局面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商用车领域却迎来了一扇窗,除了技术原因之外,还与商用车和乘用车本身的属性有关。

“商用车属于生产资料,乘用车属于消费品。对于消费者来说,买与应用取决于市场,而商用车的应用取决于政府政策和路权的引导。”钟渭平表示,“一辆商用车一年的燃油成本是其总成本的35%,如果一年所有成本按150万计算,那一年燃油成本就接近53万;如果能降低燃油消耗成本,用户就会节省大量成本,燃料电池恰好能够降低商用车的成本。”

在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看来:“中国商用车领域需要燃料电池车,第一商用车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油耗高、排放高,替换效果显著;第二燃料电池车相比锂电池汽车在大载重、长续驶、高强度的交通运输体系中具有先天优势,适合在商用车领域应用;第三是我国燃料电池商用车已经具备一定基础,目前在示范运营阶段,具备初步实现商业化的条件。”

商用车普遍应用后,才能带动燃料电池产业规模化

早在2019年,氢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国家相关部委也接连出台政策引导和支持氢能及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随着补贴政策趋于理性,以及各地氢燃料电池汽车发展规划的出炉,氢燃料电池产业、特别是燃料电池商用车迎来新的热潮。

今年6月,丰田汽车主导联合亿华通、北汽集团、一汽集团、东风公司、广汽集团等五家企业成立联合燃料电池i同研发(北京)有限公司,将采用委托研发的方式对燃料电池商用车进行全流程开发。日前,北汽福田发布了氢燃料电池商用车战略规划,拟到2030年推广20万辆。宇通客车也推出了第三代燃料电池客车产品……有业内人士表示,车企普遍看好氢燃料电池技术在商用车领域的前景。

章桐称,国内燃料电池汽车已经在商用车领域开始应用,下半年也会陆续推出示范城市群,强调氢燃料电池商用车的大规模示范。他预计,在未来两到三年氢燃料电池商用车将会达到一定规模,但乘用车的进程会相对慢一些。

“氢燃料电池实现批量发展,只能是以在商用车行业率先得到应用为前提,燃料电池商用车规模化的应用将带动全国其他行业氢燃料电池的应用。商用车得到普遍应用后才能在乘用车范围逐步推广,这也是与纯电动汽车最先在商用车领域起步的发展规律是一样的。”钟渭平表示。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vr2011.org/658.html